官方微信

欢迎关注
中华语文官方微信

小编推荐 

  • 月亮离我有多远?

    月亮离我有多远?一考生     今晚的月亮被高楼大厦挤在一个狭窄的缝隙里,压得扁扁的,苍白的月光,被七彩的霓虹割伤,以至于支离破碎。霓虹挤眉弄眼的那座高楼是一家KTV,那里正传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号叫。谁还在意夜空中有没有月亮。     童年时在乡村,似乎每一个夜晚都有月亮爬上树梢。麻雀、斑鸠、喜鹊,还有很多很多的鸟儿,飞回建在树上或屋檐下的巢里,渐渐收声不语;圈里的牛或者是羊,在月的光影里,慢条斯理地享受它们的晚餐;一家人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,在习习凉风中,摆了桌子,以月为烛,来一顿月光盛宴。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”刚倒上了酒,月亮便一下子跳入酒杯,先品为快。     月亮就在我们的桌子旁,月光就在爸爸的酒杯里。那时候月亮离我们多么的近。     村庄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
  • 野 兔

      小区门口新开了一家餐馆。有一天,三个高中同学来找我,我于是带着他们来到了这家餐馆。店主殷勤地迎了上来,推荐有野兔肉,他们三个惊喜地点了野兔肉。  不久,一盆热气腾腾的兔肉被端了上来,我们迫不及待地吃起来,肉很热,汤很香,但肉却如败絮。其中的一个同学顿时向店主吼道:“这是什么野兔肉?一点野兔的肉味都没有。”店主赔笑道:“我们进货的时候,卖兔子的人说这是野兔,而我又不认得,所以就按野兔的价格买进的。”我们对店主的话不置可否,但是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。  我对野兔是非常熟悉而又陌生的。  我小时候,家里经常养兔子,我和哥哥每天放学之后都要去割草,回来之后把草一把一把地喂给兔子。看着小兔子香甜地咀嚼着我们割来的草,心中特别的高兴。当兔子生小兔子的时候,我和哥哥经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猫志

      很久以前,舅妈家养一只猫,并不可爱,也不优雅。舅妈没有小孩,两人茹素,终日白菜豆腐清汤寡水,过着令旁人艳羡不已的清闲日子。如此,每月余钱换来的油水自然而然的全浪费在猫身上,后者被养得痴肥,腰身臃肿乃至胖成椭球形。多出来的肥肉没有地方去,把两只猫眼挤成细细的缝。喝水,打哈欠,伸懒腰,行动处均有环肥丰腴之情态,惹人发笑。  至于是多久以前的事了,我记不清。毕竟那时候我才只有一丁点大,没经过训练的脑子善于把不同时间地点重叠,煮一锅下锅烂,等到说出来,也是含糊破碎的一团。  但那只肥猫的样子我还记得。儿时我平躺在客厅地板上,抱住猫放在胸口,它软软的肉掌从坚硬的胸骨上踩过去,踩到同样柔软的肚皮,藏着的爪子不小心露出来,扎破了衣服,在身上分成几个小点尖锐地疼着。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老桃树

      两年前的这个季节,我走进公园时,看到的你就是现在的模样。你好像没怎么变,弯弯曲曲的,让人忍不住想去扶你一把,可转念一想,为什么要去扶一棵老树呢?衰老是不可避免的,人也罢,树也罢。心里想着,或许一场忽然来临的暴风雨,或者一个小雨淅沥的寒夜,又或者一阵猛烈扫荡的秋风,你就倒下去了。  十几年前的那个春天,从远处跑来一个孩子,手紧紧抓着裤兜。他突然停下,朝四周望了望,手又紧紧地抓了抓裤兜里的东西。他故意躲开人群,跑到这个偏僻的角落,看了看四下无人,便迅速地蹲了下来。他小心翼翼地将口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,是一个桃核儿。他看着桃核儿嘿嘿一笑,找了个木棍,挖个一个坑将桃核埋了起来,然后吹着口哨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开了。  孩子种下了一个梦,一个绿色的梦。  那天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蒲公英

      天高,云淡,风轻,日暖。秋风把天空洗得多么干净,大地上茂盛的青草把田野洗得多么干净。阳光下的蜜蜂蝴蝶留恋花蕊中初恋的味道,空气充满了果实成熟的味道。这样的季节怎能错过,于是脚趾在某个清晨蠢蠢欲动。  走出门,扑面的凉风将一把温香的阳光,吹送到我的面前。随之而来的,还有飘散着的蒲公英种子。蒲公英?我逆着风的方向看去,果然,草地里稀稀拉拉地分布着几株蒲公英。倒卵状的叶,边缘是锯齿状的纹,细长的茎,驮着一颗圆滚滚的白绒绒的小球,远远望去,倒像冬天雪后的茎叶上覆满了雪花似的。望着四处飘散的蒲公英,心情被滤过,像一尾第一次浮出水面的小鱼。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摘下来,高高举起,朝着太阳用力一吹,无数小伞便随风而去。 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蒲公英的飞散,蒲公英绒球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葡萄架下的鹅

         每每听到“鹅鹅鹅,曲项向天歌,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”时,我都会会心一笑,多么形象啊,多像老家的那几只鹅啊!     唯一不同的是——老家那几只鹅是在陆地上,田野里,葡萄架下,貌似十分高傲。     去年回乡,外婆告诉我要养鹅了。我一时反应不过来,鹅——我只在小学语文课本里读过。妈妈见状走了过来,给我讲鹅的样子,还有一个她与鹅的故事。     妈妈五岁时,家中也有很长一段时间养过鹅。有一次,她去与鹅玩耍。但鹅见妈妈这么矮,就张开它的大翅膀,“扑哧扑哧”飞上了妈妈的肩膀。对于这么一个庞然大物,妈妈吓得直往家跑,后来才发现有好几处受伤了——被鹅咬的。     这样一听,对鹅的好印象全无,脑中只剩下鹅那高傲的姿态和盛气凌人的模样。     过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故园之恋

      小时候,给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我家的菜园。可以说,它是属于我自己的“游乐园”。那里的每一个角落,都有属于我的快乐记忆。  我经常坐在水泥台上,欣赏电线杆上的麻雀和地上的蛐蛐合唱的歌曲;看着燕子在屋檐上辛勤地盖房子;嗅着沁人心脾的花香;品尝自己和爸爸一起种下的酸甜可口的草莓;抚摸着躺在我怀里安静地睡着懒觉的小猫;享受和煦的阳光。  一些可怜的小昆虫,中了蜘蛛的埋伏,苦苦地挣扎着,这个时候,见义勇为的我就会与邪恶的蜘蛛进行一场“惩奸除恶”的大战。最后,机智勇敢的我当然取得了全胜,成功地从蜘蛛的魔掌中救出了可怜的小昆虫,我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而高兴。  听妈妈说,蚯蚓的生命力非常顽强。即使把它从中间斩断,它都不会死掉,这引发了我的好奇心。于是,我拿着小锹,挖了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
  • 二乔玉兰

      没有征兆地,我目睹了大自然的一个奇迹。当我抬头时,华美的合奏响起,一棵高大的玉兰树迎面挺立在跑道转角处,清香四溢。  这个季节很少有繁花,这一树香花,就像太阳慢慢拨开云层投下一束光,柔软地打破冗长的黑暗。白色的花瓣片片聚拢,晶莹剔透,仿佛一打开就会放出光亮来,可它偏偏矜持着。满树的花层层叠叠,隐去了树枝的全貌。老天似乎对它们特别眷顾,让它们高大与柔美并存,同时又有着清新的香味——普通的厚瓣玉兰的气味并不好闻。  我知道这一树繁花韶华来之不易,也已经知道,那不是普通的白花玉兰,它有自己的名字——二乔玉兰。于是再去时就带了相机。在高大直耸的玉兰下,闻着幽幽的暗香,看着湛蓝的天空,心情很是愉悦。渐渐地,香气微微淡了些,花却更多更沉了,显出了真正的姿态——花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首页 上一页12下一页 末页
  搜索标签
关于乐通联系我们隐私保护乐通版权与免责声明
Copyright ©晋ICP备1100349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