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微信

欢迎关注
中华语文官方微信

小编推荐 

  • 我和爷爷的“忘年交”

      爷爷七十我十七,不过说实话,我们爷俩可是忘年交!  十多年前,爷爷刚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时,就成了每天送我上下学的“老书童”。有一天,我在上学的路上突发奇想,期待得问爷爷说:“爷爷,我们做个朋友吧。”爷爷乐呵呵地说:“好啊,那我叫你‘小朋友’,你叫我‘老朋友’行吗?”  老朋友爷爷对我疼爱但不溺爱,关爱但不迁就,总是循循善诱,使我受益匪浅。  记得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一次课间,一位同学不小心撞翻了我的水杯,摔坏了我的水杯盖。我气得和他大吵一通,还要他赔我。回到家,爷爷看到我“乌云密布”的脸,关切地问我怎么了。我向爷爷说了经过。爷爷听了后,和蔼地对我说:“我的小朋友啊,同学又不是故意要碰坏你的杯子的,咱们不能和人家吵,更不能让人家赔。来,让老朋友爷爷给你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盛开在樱树下的友谊

      他不是一个倔强的人,却在那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  他的成绩一向名列前茅,班主任提到他总会赞不绝口,同学们也对他倾慕有加。同时父母也总把他当作榜样来教导我,让我向他学习,他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看看人家,要努力才能像人家那样优秀啊!你以为考大学像做梦一样吗?”  我不觉得考大学像做梦一样,但我觉得他的离开就像一场梦。这场梦带给我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。当我看到已经收拾好行李,穿着去年我送他的那件写着“梦想”的T恤,手握机票的他,我的心一再下沉。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。  “我要走了,”从他沙哑的嗓音中,我听出了他的不舍,却又无可奈何,“希望我们能在樱花再次飘落的时候相见。”  随着他离去的背影,我就像被抽去线的木偶一般瘫坐在了地上,耳朵里什么都听不到,只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缝·韧

      多年以来,我总不时想起外婆在缝纫机前缝补的场景。  我是一个生性好动的男孩,所以衣服总是被我弄出一些破洞来,每当这时,外婆总会慈爱地招呼我,“来来来,外婆帮你补一补”。而我也乐意依偎在她身旁,在缝纫机边陪着她度过一个惬意的午后。  在外婆家时,我爱上了听缝纫机运转时发出的“咯嗒”声,精准的机械声令我着迷。外婆坐在缝纫机前,两手紧揪着破损衣服的线头处,目光则停留在那根能将线头重新缝合的机钉上。  每当我看到她那么入神,就会从板凳上一跃而起,在一旁手舞足蹈,嘴里还不时模仿起缝纫机工作时的击打声:“咯嗒,咯嗒……”我兴高采烈地模仿着,外婆的脸上总会泛出慈爱的微笑。对她而言,缝纫早已不是一门手艺,更是一项艺术,生活中一丝不苟的她也将这一份“严谨”用在了缝纫上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平凡的魅力

      她虽不是沉鱼落雁之貌,倒也生得端庄清秀。很多时候,她都是独来独往。  没事时,她就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看看书,或是画一会儿画。要不,她就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,背倚着墙,安安静静地听别的同学说话。听到好笑处,便会以手掩口,侧过脸微微而笑。  也是奇怪,这么文静的女孩子,却从没人会欺负她。那些平素大大咧咧的男生,每次走过她的身旁,都会有意无意放慢放轻脚步,一个个似乎生怕惊扰了她。而且,这么一个文文静静的女孩有时还会散发出一股震慑力,譬如女生们尖着嗓子不管不顾、大喊大叫的时候,突然发现她往这里看过来,都会不由自主地降下分贝。有几个女生见她在班上那么受优待,就悄悄地学她说话,学她走路,可最后无不以失败而告终。  更重要的是,在学习上她永远霸着第一名的位置,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老张的木板年画

      温和的阳光照在林立的高楼上,玻璃窗被映照得熠熠闪光,而那座淹没在高楼阴影中的旧瓦房,显得愈发阴冷、陈旧。  老张就住在这座被时代遗弃的旧瓦房中。  老张其人,六十有余,脸庞黝黑,布满了皱纹,使得他那双本就不大的眼睛显得更加细小,就像是好不容易从缝隙中挤出来一样。邻居们偶尔路过他那间旧屋,总能闻到浓重的颜料气味,推门进屋一看,一准是满屋纸屑在几缕阳光下肆意飘扬,而老张也总是从年画堆里抬起头来,顶着满脸的颜料乐呵呵地朝人说道:“哟,这是咋了?有啥事啊?”  得亏老张脾气和蔼,不然就他这副尊容,换谁也受不了。  老张因为年画做得好,被街坊们称作“年画张”。据说这手艺是从他祖父那辈传下来的,代代单传,已有不少年头。邻居们每次碰到老张都要打趣一句:“老张啊,你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记忆中的风景

      时间如海,记忆如沙滩,海水将一枚枚贝壳送到沙滩,又收回到她那博大的胸怀;时间如风,记忆如巨岩,风将巨岩刻画得千疮百孔,又用多情的双手将伤痕抚平。  然而,总有几枚贝壳在沙滩上鸣响着思念的伤感,总有几笔划痕在诉说着记忆的不朽。像是你在我生命中存活了十五年却留下永远不可磨灭的印迹。舅舅,你在云朵上的生活过得还好吗?  夏天的午后炎热,尽管有风吹过,却依旧吹不走心中的浮躁。我在公园的船上,嬉笑着同妹妹一起与你划船。你用你宽厚的手掌抚摸过我的头。三十几年的时光对你来说像一场腾挪跌宕的舞蹈,你用一生的赌注在戏剧般的生命中亮相,却只演绎了半场的幸福。抽屉里用红线穿起的玉佩是你精心为我挑选的生日礼物。我快乐时,你知道。我难过时,你更明白。一根红线,牵住的是我对你一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隔代亲

      微风吹不散天空的残霾,亦吹不走多年守护的那份记忆。故乡,是与奶奶相关的一切,也是那份温馨又难忘的回忆。  我是家里的独子,幸运地独享父爱母爱,却又不可避免地承受一个人的孤独。我的童年,真正守护在我身边的是奶奶,一个传统又不善言辞的老人。  幼时,父母整日为生计奔波,每逢假期,我就被送到奶奶家度过一整个夏天或冬天。奶奶一个人住习惯了,忽然多了我这个陪伴,反而有些不适应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奶奶是爱我的,甚至超过父母对我的关心。那时的我叛逆、孤单,整日忙碌的父母忽略了对我的关心,对此我对父母多少有些埋怨。奶奶仿佛从我的眼神中读懂了我对爱的渴望,所以她选择用加倍的爱去弥补父母对我的爱的缺失。  那年暑假,天气燥热得很,奶奶一个人坐在小院里乘凉,看见我来时,她先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我的数学老师

      教室里的空气仿佛凝滞了,同学们一个个绷紧心中的弦,现在哪怕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也能将这根弦震断。这也难怪,数学老师的“点名答题”是出了名的苛刻,此时空气中只有数学老师那沉稳的脚步声在教室内回荡,而我们则谁都不敢抬起头来。  这时,不知谁挪动了一下椅子,使数学老师立刻在教室的平面上建立了一个直角坐标系,“横坐标七,纵坐标二”。很不幸,我班的余蕾——“鱼雷”被数学老师给“捕捉”到了。他直愣愣地站起身来,全身伴有轻微震颤,之后便支支吾吾地说了一长串:“分四种情况,第一种在第一象限……”等他认认真真地说完后,两眼便有所期待地望着数学老师,眼中充满了令人同情的目光。只见数学老师并不给予评价,只是淡淡一笑,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,走到“鱼雷”身旁,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首页 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 末页
  搜索标签
关于乐通联系我们隐私保护乐通版权与免责声明
Copyright ©晋ICP备1100349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