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微信

欢迎关注
中华语文官方微信

小编推荐 

  • 其实这样也挺好

      “爷爷!我们回来了!”我一进门便喊到,映入眼帘的是爷爷忙碌而有点佝偻的身影。  爷爷转过身冲我笑笑,说:“饭一会儿就好啦,你们先休息一会儿。”然后又全身投入油盐酱醋中了,看着桌上已经烧好的菜和地上还没来得及整理的包装袋,就知道这肯定都是爷爷今天刚买的。唉,奶奶去了上海的姑姑家之后,我们已经连续好几周没回来了,只有爷爷一个人在家肯定很孤单吧。  饭好了,爷爷叫我们吃饭。他自己却掏出了手机,骄傲地说:“你奶奶的手机号我顺着倒着都会背了。”他一边说一边笑着拨通了奶奶的电话:“喂!老太婆。”他像一个孩子,早已掩饰不了内心的快乐,笑容在他的脸上绽放。“诺诺他们回来没?”只听见奶奶在电话那头关切地问。“没,他们有事,不回来了。”他用失落的语气对着电话说。我和妈妈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携着书香入梦来

      书香袅袅,幽梦离离。宝鼎茶闲书尚卷,幽窗吟罢口。收拾书架,看着一本本有着素净封皮的书安然而立,尽管一读再读,而今翻开它们,内心还是涟漪无数。我喜欢那些清澈而厚重的文字,像涓涓细流,漫过赤裸的脚踝,香气在细细回味里散发。  宗白华说:“空明的觉心,容纳着万镜,万镜侵入人的生命,染上了人的性灵。”书,使人的内心平静下来,熟悉于意气风发的绝句律诗,感怀于哀婉缠绵的长词小令,在陈年旧卷中为古人的一颦一笑长吁短叹,在当代作品里为今人的或喜或悲捶胸顿足……读顾城的诗“在粗糙的石壁上,画上一丛丛火焰,让未来能够想起,曾有那样一个冬天,天真如孩童的文字”,像他说的,人可生如蚁,而美如神。  读书不在多,而在于精,一本好书,足以怡人灵性,养人性情,足以使人“腹有诗书气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野 兔

      小区门口新开了一家餐馆。有一天,三个高中同学来找我,我于是带着他们来到了这家餐馆。店主殷勤地迎了上来,推荐有野兔肉,他们三个惊喜地点了野兔肉。  不久,一盆热气腾腾的兔肉被端了上来,我们迫不及待地吃起来,肉很热,汤很香,但肉却如败絮。其中的一个同学顿时向店主吼道:“这是什么野兔肉?一点野兔的肉味都没有。”店主赔笑道:“我们进货的时候,卖兔子的人说这是野兔,而我又不认得,所以就按野兔的价格买进的。”我们对店主的话不置可否,但是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。  我对野兔是非常熟悉而又陌生的。  我小时候,家里经常养兔子,我和哥哥每天放学之后都要去割草,回来之后把草一把一把地喂给兔子。看着小兔子香甜地咀嚼着我们割来的草,心中特别的高兴。当兔子生小兔子的时候,我和哥哥经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如果霍尔顿在这里

      “人生是场球赛,你得按规则进行比赛”,每个男孩心中都有一部永恒的“麦田”,都活着一个叛逆的,骂着“该死的凯迪拉克”的霍尔顿,也像他一样厌恶“假模假式”的生活,抨击着“再好没有”和“祝你好运”的虚情假意。  霍尔顿孤独、沮丧的人生球赛的主场正是大西洋彼岸的纽约,而纽约是灯火人间。没有天堂的静谧温暖,也不似地狱的丑陋无情,这颗全宇宙中心的“大苹果”兀自旋转、发光、性感、纸醉金迷着,整个星球都是观众。  圣·埃克苏佩里在这里写下一部“没有大人相信”的童话《小王子》,一代传奇大亨盖茨比在这里的衣香鬓影中饮恨情场,而我们的霍尔顿就在这座浪漫滤镜下的城市,似梵高在迷乱惶惑的星月夜寂寞出走……  忽然傻傻的想,如果霍尔顿生活在我们这里会怎样?这似乎是一个荒诞到不值得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云逐星移向苏来

      于千百次回眸中瞥见那一抹风华,直到终于触及你化风的襟领,才念念不忘地明白,邂逅与追逐原是这般滋味。云逐星移,天下倾君。  ——题记  蔚蓝天卷,斗转星移,任时光流逝,苏子光辉耀眼,璨然孤寂。如何伸手也无法触及的光,穷极一生也难以追逐的星,纵然爱意入骨,只能见他独自孤寂。未悟我之求不得,又如何能放手,如何停下追逐的足迹?  苏轼的一生有太多追从者,几度遭贬,沿途却从来不乏迎送者,甚至引得他笑言一句勿要同卫玠般看杀自己!一句“苏轼南贬,朝云随侍”又承载了多少追随的情意。他是那个璀璨时代里最耀眼的明星,无论在哪儿人们都无法忽视他的光芒。跨越时间和空间,他的瑰美依旧感染着四海今人。  子瞻才高八斗,豪放之词气象浩大,扫六朝旖艳,开旷然文段。文续韩、曾之实,融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怀想槐香

      曝晒在太阳下的柏油路,仿佛一条奄奄一息的蛇,垂头丧气地伏在地上。河流停止了歌唱,无力地躺在大地上,微风不知被那片云朵衔去,只留下柳絮在湖面上荡漾,原本含苞待放的蔷薇也变得无精打采……烈日炎炎之下,只有一群少年大汗淋漓,迈着沉重的步伐,完成这次旅行。  春天虽是一个浪漫的季节,也不缺少旖旎的风光,但巨大的疲惫感使我们觉得每一秒都是煎熬,所以,纵是万紫千红总是春,我们也只是目无表情……忽然,空气里袭来一阵槐花香,很是熟悉,像母亲温柔的呢喃,将我从昏昏欲睡中唤醒。我四处张望,终于,在几棵参天梧桐的树阴下,发现了一株洋槐树,承蒙那几颗梧桐树的庇佑,在这烈日炎炎的午后,当所有草木睡去的时候,只有它躲开了骄阳的烘烤,安静地躲在林荫处吐露芬芳。这槐香仿佛从我记忆中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深山

      多少次于夜阑人静时辗转反侧,只因忘不了那遥远惆怅的梦啊,梦里的苍山着墨,清泉如练,只我一人行于群山之中,贪婪地享尽这磅礴且无穷尽的灵韵,似乎一切都还在眼前,那样清晰而熟悉。  城市中,每值仲夏,暑气如沸,人的情绪也格外浮躁。置身于茫茫人海中,周身杂斥着恼人的喧嚣,琐屑之事铺天盖地而来,直让人难以喘息,于是,我总爱躲进深山的怀抱,去寻求一份幽雅清净的慰藉。  常在一夜饱雨后的清晨,穿着合脚的布鞋,挎上朴素的布包,独自漫步于深山古道之上。湿润的泥土腥气与青草的清新萦绕于鼻尖,有时轻缓的跫音惊起一片扑簌之声。你能看见石阶上散落的细碎树影,把一幅水墨画缀得层次分明。更有密林里钻出的凉风,抚平你紧皱的眉宇,于是终于摆脱束缚,逍遥于此山此水之中了。  足下古朴的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又见平遥,却是初见

      又见平遥,带我走进一场梦,一场关乎道义、血脉、传承的梦。  ——题记  清朝末期,平遥城票号东家赵易硕抵尽家产,从沙俄保回了分号王掌柜的一条血脉。同兴公镖局232名镖师同去。七年过后,赵东家本人连同232名镖师全部死在途中,而王家血脉得以延续。  第一章  黑暗,压抑。  突然之间灯光亮起,数位壮硕的汉子在台上舞动。  “小子们,怕么!”“呸!”毫不拖沓。  “有没有心事未了的!”“有!想见见妹子!”语言淳朴而单纯。  那是一群血气方刚的少年们,等待他们的,是异国遥远的路途,和未知的劫数,却仅仅是为了一个七岁的生命。  他们在水中舞动,光影变幻闪烁,原始而凄凉,疯狂而悲壮。  年轻的姑娘们,吟唱着古老的歌谣。城中最有福气的年轻女子们,给汉子们沐浴擦身,希冀他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首页 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 末页
  搜索标签
关于乐通联系我们隐私保护乐通版权与免责声明
Copyright ©晋ICP备1100349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