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微信

欢迎关注
中华语文官方微信

小编推荐 

  • 记忆中的橘香

    记忆中的橘香一考生     夏日的一天,我路过一片橘林。一树的橘子羞涩地躲在浓密的橘叶后,静静地等待着秋天的来临。一阵微风拂过,橘叶伴着青涩的橘香在空中轻柔地摇摆。记忆中的橘香也一点点荡漾开来。     七岁那年秋天的一个下午,我正在院里和伙伴们玩耍,爷爷从乡下带着我最爱的橘子来了。爷爷种了大半辈子橘子,为人淳朴善良。不过,爷爷是个光头,额头上还有一道长长的疤,看上去有些恐怖。当我把爷爷手中的橘子分给小伙伴时,一个男孩指着爷爷额头上的疤痕尖声怪叫起来,边喊“怪物”边往外跑,弄得其他小伙伴也跟着他逃命似的跑走了。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愣愣地站在原地,耳边不停地回响着那句刺耳的“怪物”,全然没有注意橘子已从我手中滑落,摔在地上,烂了。顿时,一股浓烈的橘香弥漫开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
  • 母爱的温暖

    母爱的温暖一考生    从小,我就落下个习惯性落枕的毛病。母亲脸上的笑容一天比一天少,取而代之的是日复一日的焦虑。她带我踏破了各大医院的门槛,却大多无功而返。但母亲从来没有放弃,她为我常常四处打听各种偏方。这次,她要为我换枕头。     市面上卖的枕头都不是很好,母亲没有中意的,只好自己做。首选的材料当然是棉花。可太软了不行,太硬了也不行,母亲就一遍遍地挑选,自己中意的她才塞到枕头里。好多个夜晚,寂静的小城里都有我日渐消瘦的母亲在灯下忙碌的身影。     几天后,我从母亲手中接过了一个枕头,很轻的分量,可似乎又有说不出来的厚重。把脸贴上去,枕面便很自然地凹了下去,深吸一口气,满腔都是母亲的那瓣心香。     到了夏天,汗水浸到枕头里,日子一久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
  • 开在青葱岁月里的金蔷薇

    开在青葱岁月里的金蔷薇一考生     不知不觉,16岁的生日快到了,中考也在数得清的日子中渐渐临近,心情也随之愈发压抑。近来,同学间流行起写同学录,把时光又镀上了一层伤感。     这天晚上,我独自一人在餐厅买了一份面条,并不是想特意庆祝一下自己的生日,只是意识里觉得这一天不应跟平时一样落寞。但跟平常一样的是面条里夹杂着英语单词的味道。临近中考的这段时间,晚饭插空背诵5个单词成了我的习惯。     匆匆走在回教室的路上,无意中向熟悉的教室望了一眼,发现唯有我们班教室灯光没有点亮,路上也似乎少了同学们的打闹,心中不由升起一丝诧异,但随即被手中的单词表淹没了。我继续向前赶路。     走到教室旁,我发现每个窗子上都拉上了窗帘,静悄悄的,没有了往日晚饭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
  • 邻居

    邻居一考生  走,我带领大家去拜访我的邻居。     瞧!夏天是新娘,院子是新郎,草儿、虫儿与那份浓浓的绿便是伴娘,它们整个把宅子围了个圈儿。院里站着一位身穿粗呢子外套的农民一样朴实的老人——他就是我的邻居。一手拄着拐杖,一手拿着放大镜,他正在全神贯注地观察着什么。再仔细看看,他的两鬓已经斑白,长长的胡须显露出岁月的沧桑,而眼里却散发出温和的光芒,那是一种对工作锲而不舍的专注。“爷爷!”我惊喜地叫道。他微笑着点点头说:“太阳就要落山了,到屋里休息一下吧。孩子,你饿了吧?”说罢,他牵起我的手,生怕我走丢似的。我们进了屋,屋里到处都是瓶瓶罐罐,还有小笼子,爷爷不愧是“以昆虫为琴,拨响了人类命运的颤音的巨人”啊。     暮色四合,我静静地闭上了眼睛。忽然隐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
  • 邻居

    邻居一考生  与你为邻,正如漆黑的夜里,划亮一根火柴,我的眼前一片光辉。——题记  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,竹子是苏轼的佳邻;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,梅花是林逋的芳邻;“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”,地坛是史铁生的友邻。而我的邻居,却是一盆不起眼的花。  暑假的最后几天,我在等待“开学先生”的日子里度过,每天不是看看书,就是发发呆。突然有一天,对面的楼道窗口上多了一盆花,至少有40厘米高,样子像蝴蝶兰,可又比蝴蝶兰方正,花苞大得出奇。我猜那主人是嫌它没开花,又或者难养,便把它弃在了楼道窗口上。不管怎样,它成为了我关注的对象。  后来,我上网搜了一下,那花是少见的热带植物,叫夏堇。我想:这花生得娇贵,又没人照顾,过几天就会枯掉,更别说开花了。天公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
  • 邻居

    邻居一考生  你是不知道我的邻居张奶奶是怎样一个人,别看她年近花甲,可说起话来嗓门却很高,几里外都能听见她的声音。哎哟,这还是其次,最要命的是她那张快言快语的嘴,简直是唇枪舌剑。人说“最难斗的是仰面老婆低头汉”,我想即使低头汉也要怕张奶奶三分。  这不,老远就能听到她的骂声。“好啊!”只见张奶奶横眉立目,声如高音喇叭,“没教养的兔崽子,祸害我的葡萄,看我不打瘪你们!”说着便拿起一根棍子。  一打听,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原来,张奶奶的院里种了几棵葡萄树,坠满了一嘟噜一嘟噜还未成熟的嫩葡萄。正好赶上星期天,几个“小调皮”翻过墙偷摘葡萄,恰巧张奶奶回家,把几个“调皮鬼”堵在了院子里。“国庆他妈,在家吗?出来!小勇他妈,你也出来!小刚他爸你也出来!我问你们是怎样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
  • 树小天地大

    树小天地大庄彬  世界以痛吻我,要我报之以歌。——题记  暑假我们驱车进入科尔沁草原。树木稀松点缀的景象很快就被斑斑驳驳的草场代替。再后来,绿色在我身边渐渐退却,黄沙逐渐占据我的视野。  极目远眺,天地无比广阔,沙地与天空相接的地方灰蒙蒙的,眼睛不禁有些干涩。一阵干热的风吹来,裹挟着沙粒,打在脸上有些疼痛。在这里,平时常见的土壤十分稀少,但只要沙缝间露出一点点土,就会被一些草占据。这里的草没有嫩绿的颜色和挺立的茎叶,它们匍匐着,灰绿的色彩显得枯槁而苍老。我不禁抱怨:出门旅行怎么选了这样一个缺乏风景的地方?  我们的车在草色斑驳的沙地上艰难地行进。过了一处连绵不断的丘陵,我的眼前突然一亮。我在心底惊呼:一棵树!突兀而震撼地挺立在辽阔的天地间!倾斜的树干,擎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• 安然握住

      那是个不平常的夏日。桌上分数可怜的数学试卷被火辣辣的太阳照得发亮、刺眼,也刺痛了我的心。下课铃骤然响起,我飞速逃离教室。  回到家,心里堵得很,大喊一声:“我不吃饭了!”父亲从厨房探出头说:“可以不吃晚饭,说了就要做到。那就开始写作业吧!”我气哼哼地摊开作业本,却写不下去,就用手机和朋友聊起来。不一会儿,肚子咕咕叫了。想起小时候,赌气不吃饭,把自己关在屋里,总有母亲为我送来饭菜,坐在身边安慰我,把我抱在怀里,将我的眼泪拭干,直到我重新泛起笑容……  天渐渐黑了,一阵香甜的味道扑进我的鼻孔,仿佛一直钻进我空空的肠胃,搅得我唾津四溢。眼前的一切都被甜香的滋味淹没。我寻香来到厨房,看到父亲正把烤好的西点摆到餐桌上。想到与父亲的约定,不禁咽了下口水。“这不是……[详细]

    阅读全文|评论
  搜索标签
关于乐通联系我们隐私保护乐通版权与免责声明
Copyright ©晋ICP备11003498号-1